礦工眼裏的雪

來源:本站原創?作者:徐偉??時間:2019-12-06?【字體:??

11月29日下午,北京天空陸續天降雪花,這也是北京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,小小的白羽毛像吹落的梨花瓣,零零落落,好像舞蹈家從空中舞動一般,那姿態優美動人,把京城裝扮得更加妖娆多姿,聽說故宮的門票因爲雪的緣故,早早地把30號的票給售完了,大家都爭先恐後去觀看故宮的雪,感受一下紫禁城不一樣的美景圖。許多小孩在路上行走時,小手都會不約而同地從父母的大手裏滑落下來,跑到路邊捧起一小堆,灑向天空,然後無拘無束地向大人們開心的樂了起來。

有人說,冬天的風景是滴水成冰,冬天的風景是蕭瑟蒼涼。有人說,冬天只有草木凋零沒有風景,也有說,只有雪花飛舞才是冬天最美麗的風景。雪的品格,值得贊頌,它居高而下,不懼山勢險峻,不畏艱難,縱是虎踞龍蟠,管你萬丈深淵。越是艱難險阻,越是執著地用雪花覆蓋。

作爲礦山施工中的一員,十九局礦業公司所有施工的地點大部分都處在環境險惡,氣候條件惡劣的地方。不少地方都是在極度嚴寒的條件下施工作業,烏山項目就是其中之一,地處最北端,滿洲裏與俄羅斯的交界地,這裏最低溫度達到-40℃,每年的九月初,天空都飄降雪花,施工就進入到冬季模式。這裏的員工對于雪有著特殊的感情,一望無垠的白雪把整個采剝現場裝扮得銀裝素裹,他們堅守在自己的工作崗位,任憑風雪的侵蝕,他們喜愛雪的純潔和淡雅,不與世俗同流合汙。但他們不喜愛雪的自由自在,總在阻撓施工的進度,成爲冬季施工中的“攔路虎”。對于當地的牧民卻對雪有著一份既愛既恨的獨特感情,今冬麥蓋三層被,來年枕著饅頭睡,他們的草場需要雪來滋養,希望來年的草能夠茂盛茁壯成長,讓自家的牛羊長又膘又肥,能夠賣一個好的價錢。

有時草原上的雪又如同猙獰的爪牙,隨時都會露出凶險的一面,讓人呼吸都困難。2018年4月13日,接到烏山項目黨工委書記窦彥濤打來的電話,說新巴爾虎右旗普降大雪,這次降雪是去年入冬以來最大的一場雪,整個新巴爾虎右旗全部籠罩在大雪的懷抱裏,內蒙古自治區氣象台13時00分發布大風黃色預警信號:12小時內錫林郭勒盟北部、呼倫貝爾西南新巴爾虎右旗可能受大風影響,平均風力可達8級或陣風9級以上。

爲了安全起見,整個采剝現場也不得不暫停施工,項目所有人員都投入到博風雪的戰鬥中,引導礦用自卸車及各種附屬機械開回營區,加固采場高壓線杆,營區房蓋四周用輪胎壓上,排土場的技術房拉到背風的地方停靠,幫助牧民把牛羊趕回圈裏,所有這一連串的動作,項目人員只用了半個小時,齊心協力,一氣呵成,整個過程就是天降大任、神速,降雪沒有對項目造成損失。

草原上的雪,尤其這個季節,下起來很少有安安靜靜、飄飄灑灑的,更多是呼嘯而至,屏蔽掉視線、聲音、甚至光線,至于啥六邊形、松枝形,這些形容雪花的詞更是跟這裏的雪不沾邊,往外一站,米粒子、砂石呼呼的烀過來,砸到肉上能感覺到力道,知道刮的是東北風,但雪粒子卻周身環繞,呼吸都感覺費勁,地面的孤石能看出來,風夾雪遇到阻擋,風向改變,形成環繞,好在這是東北風,風力不小,但溫度還好,若是西北風可就麻煩了,溫度會降的很低、很冷,而且更麻煩的是雪會封門封窗,人困在屋子裏出不去,草原上的牧戶,牧點兒,一般都會選擇低窪有水的、背風處安營,帳篷房屋房門會統統按規矩朝東南開,這麽大風雪,會把高處的雪全部吹到低窪處,溝滿壕平,以至于將牧民的帳篷和羊圈掩埋,風力太強,會將房後西北的雪吹得翻房而過,房屋遮住了風,雪全部落下,停留在東南門前窗前,堵住門窗,房子多高,雪就有多厚,把人悶在屋裏帳篷裏。

晚上雪停之後,項目立即組織人員投入到清雪行動中,項目窦書記領著平地機和鏟車到礦區附近的牧民巴特爾大叔家,雪堆早已把整個院子及房門給封的死死的,一點縫隙都沒有,項目人員在外邊足足幹了半個小時,才把房屋四周的積雪清除幹淨,巴特爾大叔緊握著窦書記的手,激動的說道,謝謝你們救了我們一家,沒有你們,我們根本從屋裏出不來,趕緊進屋暖和暖和吧。這茫茫的大草原也沒有別的鄰居,巴特爾家有兩千畝草場,所以附近就根本沒有別的牧民,每次他缺水,一個電話打到項目,項目就會馬上把水給他拉過去,每逢過年過節,項目還會送一些自己飼養的豬肉給他。窦書記感謝巴特爾大叔的邀請,但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任務要完成,礦區所有的道路必須淩晨五點前全部恢複,必須保證業主的車間正常運轉,巴特爾大叔向著項目人員長駐揮揮手,依依不舍的回到屋裏,自言自語地說道,多虧有中鐵十九局的人員,感謝這幫金沙彩票登录人。

想想南方早已姹紫嫣紅,鳥語花香,綠色包裹著大地,萬物複蘇,金燦燦的油菜花在風雨中搖曳,爲踏春的人們編織著美的畫卷。其實呼倫貝爾大草原的雪,也有喜愛的一面,只是它偶爾的調皮一下。人們如冬季來到呼倫貝爾大草原,在這冰清玉潔的雪地上踏步行走,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,你會情不自禁的戀上它,因爲它確實很妖娆,千裏冰封,萬裏雪飄,山舞色銀蛇,原馳蠟像。冬季有了雪,這裏才有歡快的歌聲和孩子的打鬧聲,馬頭琴的低沈琴聲在呼倫貝爾大草原上悠長近千年,冬季的纏綿悱恻在這兒發揮到極致,乘著勒勒車、坐著雪橇走進真正的冬天,忘記世間的憂愁,回到生命的原初。

“我的心愛在天邊,天邊有一片遼闊的大草原,草原茫茫天地間,潔白的蒙古包散落在河邊……”聽著歌曲《呼倫貝爾大草》,漫步在粉妝玉砌、銀裝素裹的天地間,漫天飛舞的雪花似羽毛、如玉屑,像炊煙一樣飄逸,如柳絮一樣潇灑,它們那麽純潔,純潔得晶瑩透亮,爲每一個礦山人點亮前進的方向,爲奮戰在這兒的金沙彩票登录人保駕護航。

金沙彩票登录人似冬季裏的梅花,君子氣度,何人不贊!在風雪中傲然挺立,它那高而細的枝幹,絲毫受不到風雪的幹擾,傲雪臨霜,在狂風呼嘯中怒放,充滿豪情,任憑風雪的張牙舞爪,他們悄然生息地爲祖國壯麗山河編織著中國夢的搖籃。


友情链接:华人娱乐彩票官网  东方彩票官网网址  威尼斯人彩票手机版  中国竞彩网官网  六亿彩票网址  人人中彩票开户  金沙彩票登录  9188彩票网注册  198彩票网站  大发彩票代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