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地裏的趣事

來源:本站原創?作者:董慧慧??時間:2019-12-06?【字體:??

脈脈花疏天淡,雲來去、數枝雪。

小雪節氣一到,我便開始倚窗盼雪。當天空暗淡下來,氣溫低迷,空氣中的濕氣壓抑著人的呼吸,雪終于跨過四季的等待,穿過數萬英尺的距離,與大地相遇。

記得小時候下雪天比現在多。入冬了,寒風帶走了村子裏的蔥綠,樹木光禿禿的肅立在原野上,剛剛收獲的作物稭稈堆成了片片草垛,天地間一下子安靜下來,只有若隱若現的紅色磚瓦,孤獨地勾勒著冬日裏的暖色調。

不用看天氣預報,老人總會提前算出下雪天。母親拿出早已准備好的加厚棉衣,不斷叮囑著,放學要早點回家。當雲朵終于超重,突破氣壓,化爲水汽,雪來了,傍晚或深夜,它偶爾會遲到,但從不缺席。

雪落有聲,最美不過是枕著雪聲入睡。屋裏的爐火燒得正旺,屋外雪花紛紛揚揚,它們飛舞著、喧鬧著,落在枝丫上、房頂上,落在辘轳上、麥苗上,落在母親新串的辣椒上……花貓弓著身子,在雪地裏試探,咯吱咯吱,留下一個個梅花型的腳印,又很快消失不見。

雪後初晴,陽光出現第二天的早上。大公雞在雪地裏梳理著羽翼,鳴打得格外響亮。母親不忍攪亂一地雪景,只清掃出一條出入的小徑。孩子們起床了,在雪地裏撒起了歡,一身棉衣讓我們變得笨重,卻削減不了我們的活力,跑吧、跳吧、打滾吧,舔一舔雪花的味道、堆一個胖胖的雪人、團幾個雪球。追逐著,誰躲過了追打,卻讓雪球打上了鄰居的窗。

人到成年,每每到冬日就會懷念那個雪地裏的少年。成爲築路工人後,我隨項目流轉,去過山西、廣東,最難忘的是北京的雪。

這裏毗鄰長城、居海坨山,海拔較高,五月、十月便會飄雪。

這裏注定是與雪結緣的地方。由于地勢獨特,選定爲2022年北京冬奧會賽場之一,一時間,被海內外矚目。

作爲築路人,行走在山間,酷寒侵身。慰藉的是,機械轟鳴、車輛穿梭成爲冬日裏特有的熱鬧。擡頭遠眺,與天空連接的地方,“海坨戴雪”的美景帶來人們對冬奧會的無限遐想。

最令人著迷的是春天的雪。明明大地已回暖、萬物皆複蘇,這裏卻下起了大雪。看吧,雪花就這樣濃烈的綻放了,它拂過新翻的土地、枝頭的新綠,它拂過迎春花瓣、融化的河堤,它用盡全部的力氣獻上最後的別離,滋潤重生的大地。

雪後,同事們相約去掃雪,項目院子裏、工地道路上,爲了盡快施工,把各處打掃得仔仔細細。我們歡笑著,暢談著,不自由地又團起了雪球,相互追逐,像是遇到了少年的自己。

瑞雪兆豐年,萬物經過洗禮和滋潤,孕育新生,那正在建設的冬奧工程也正在日新月異般崛起。

雪,六角形結晶體,它的溫度取決于大自然的溫度。築路者,執著追夢人,他們的熱情源于對祖國深深的愛戀。

且如今年冬,大雪又將至。

築路遠不歸,當且自珍重。


友情链接:159彩票平台  500万彩票  中国彩吧网站  吉祥8彩票网址  雅彩彩票  南国彩票注册  光大彩票网址  葡京彩票登录  天冠彩票登录  118彩票开户